• 2017-10-09
  • 人物專訪
  • 新華國際 / 孫萍

這幾天,美國人何立強(英文名約翰·霍爾登)一直關注著在華盛頓舉行的首輪中美社會和人文對話。

1.jpg

現年65歲的何立強,曾長期擔任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會長。在為中美政治、經濟交流貢獻多年后,他三年前在北大燕京學堂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歸宿,成為中美人文交流的積極實踐者。

9月29日,2017年度中國政府“友誼獎”頒獎大會在北京舉行,何立強是獲獎外國專家中的一員。

從40多年前在斯坦福大學研究中國清代詩人葉燮,到如今在燕京學堂創辦的“中國學”專業開花結果,何立強的40年“中國學”歷程,是中美兩國關系日益密切在一個美國人身上的縮影,也是中國站起來、富起來、強起來的奮進歷程在一個外國人眼中的縮影。

“來到北大是一個特別正確的決定”

燕京學堂位于北京大學靜園,灰墻紅門的建筑顯得質樸典雅。每到春天,院子里紫藤花開;到了秋天,銀杏葉蕭蕭而下。

2.jpg

2015年9月12日,燕京學堂舉辦首屆開學典禮。這一屆學生共有96人,來自32個國家和地區,其中72名國際及港澳臺學生來自哈佛、普林斯頓、耶魯、斯坦福、牛津、劍橋等世界名校,24名學生來自北大等國內高校。

那天,何立強很激動,因為他精挑細選的優秀年輕人終于來到北大。身為燕京學堂副院長,他主管招生工作,為此大半年都在空中飛,動用了自己在美國和歐洲的所有人脈。

2014年4月,接到北大參與創建燕京學堂的邀請時,何立強沒有絲毫猶豫。對于自己的這位“創業伙伴”,燕京學堂院長袁明滿懷感激。她說,何立強很沉穩,他頂著一開始的一些非議,順利完成了首屆招生,他的從容淡定也許與他見慣了中美關系的大風大浪有關。

北大方面看中的是何立強的跨文化、跨領域背景,特別是他對中國的了解和喜愛。何立強是美中政治、商務和民間交流領域的資深人士,在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擔任了7年會長,在中國前后工作近20年。

何立強大半輩子都在經商和從事民間外交,但他一直夢想有一天能教書育人。他非常關注年輕人的發展,渴望將自己在太平洋兩岸穿梭的經驗與年輕人分享。在擔任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會長期間,他發起中美青年領導者論壇,為中美兩國的青年人才搭建了一個對話平臺。

3.jpg

燕京學堂設有“中國學”碩士學位課程,申請就讀的學生必須對為何來北大學習“中國學”擁有清晰認知。何立強舉了一個例子:“一個申請人說,他一直研究歐洲問題,而歐洲問題和中國問題越來越緊密交織,因此必須了解中國。這是一個典型的(合格)答復。”

如今,燕京學堂以“跨文化交流:聚焦中國、關懷世界”為辦學目標,培養高質量的“知華派”,為溝通中國與世界搭建橋梁。

何立強這樣自我定位:“問題的解決者,誠實的溝通者,雙贏關系的締造者。”

“要借他人之口來講中國故事”

“千金散盡還復來”——這是何立強最喜歡的詩句,而作者李白是他最喜歡的中國詩人。

1971年,何立強開始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學習中文,后來在斯坦福大學獲中國語言和文學碩士學位。他在斯坦福的畢業論文是翻譯并論述中國清代詩人葉燮的《原詩》。

何立強有個老師是研究中國六朝時期的專家,從他課上知道了魏晉名士“竹林七賢”。何立強覺得自己在精神上與“竹林七賢”有相通之處,“我喜歡這種浪漫的氣息”。

何立強還對道家思想推崇備至,尤喜莊子。“我覺得大自然非常玄妙,包含一種神秘主義。道教能夠幫助人類在最寬廣的維度中認識問題。”

1974年,何立強第一次來中國內地。這次經歷讓他產生了研究當代中國的濃厚興趣。他從斯坦福大學畢業時,正趕上中國開啟改革開放大幕。“我這個會說中文的美國人一下子就有了去中國經商的機會,可以直接參與中國的發展。”

4.jpg

近距離觀察中國近40年,在何立強眼中,這個東方國度發生的最大變化是人。改革開放以來,中國人變得自信、開放,眼界開闊。“中共十八大以來,中國人的自信心更是達到一個新高度,他們對下一個五年滿懷憧憬。”

談到燕京學堂開設的“中國學”,何立強認為這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項目、一個有趣的嘗試。他說,這門學科并不是要培養漢學家,而是要讓學生在了解中國的基礎上更好地思考世界。

“要讓世界了解中國、消除對中國的誤解,最好的辦法是借他人之口來講中國故事。而要做到這一點,就需要歡迎全世界的人來中國。”何立強說。

在燕京學堂就讀的徐楊說:“何老師一直鼓勵我們成為講好中國故事的國際化人才。”

“幫助美國決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國”

曾有媒體將何立強形容為“能夠影響白宮對華政策的人”。這與他曾執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有關。

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成立于1966年,為推動美中建交和交流作出了很大貢獻。1998年,何立強就任會長。他廣泛聯系中美兩國政商人士和民間團體,創立了美中青年領導者論壇等一系列頗具影響的合作平臺和機制。

5.jpg

何立強執掌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時,有一段時間中美關系暗流洶涌。中國當時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,遭到美國國會一些議員反對,何立強為此組織了強大的游說團體去說服這些反對者;2001年中美撞機事件發生后,美國國內有人散布了不少危言聳聽的言論,何立強有針對性地對其進行了反駁。

“說我能夠影響白宮對華政策,這有點夸張。在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和中國美國商會工作期間,我能做的是幫助美國決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國。”何立強說。

經歷風雨始見彩虹。何立強對美中關系前景保持樂觀態度。他認為,美中之間的合作始終大于沖突,沒有不能解決的大問題,即使暫時不能解決,也可以先擱置。在他看來,貿易和投資是美中關系的壓艙石,這艘船“不容易翻”。

体彩彩票浙江20选5